万和城动态

奥运村首现运动员感染,55名奥运相关人员确诊 东京奥运压力空前

2021-07-21 阅读次数:

距离23日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5天之际,东京都政府18日宣布,东京都内新增1008例感染新冠病毒者,连续5天单日新增确诊人数超过1000人。而东京奥组委18日也确认当日新增3名运动员感染新冠肺炎,其中有2人住在东京晴海的奥运村,这也是奥运村内首次确认有参赛选手感染新冠肺炎。东京奥运会面临着空前的压力。

连日来,从东京到广岛,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所到之处频遭民众抗议示威;住进奥运村的韩国代表团,刚刚把“抗日横幅”撤下,又开始了“不吃福岛食材”的宣传;数万外国人涌入日本,而日本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人数仅占总人口的20%。不过,《环球时报》记者在入境日本和探访奥运会赛场等多个环节中,也都真实地感受到了日方对举办奥运会的高度重视和准备工作的细致。日本首相菅义伟17日在读卖电视台节目中强调:“即使没有观众,也要把感动传递给世界。向世界传达能够克服困难的信息是很有意义的。”

奥运村首现运动员感染,55名奥运相关人员确诊 东京奥运压力空前(图1)

记者体验严格入境检测

18日中午,《环球时报》赴东京特派记者搭乘日本全日空航空班机,由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前往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值机时,由于记者为东京奥运会注册媒体记者,除了出示护照,还需出示奥运媒体证件和指定机构开具的两次核酸检测证明(96小时内)。步入登机通道后,有工作人员为每位旅客进行手部消毒。舱门关闭后,与通常首先播放逃生视频不同,此次先播放了防疫视频。起飞后,工作人员又立即为每位旅客发放湿巾清洁双手。跟正常航班一样,这趟航班也提供饮料和正餐,全程要求乘客戴口罩。

飞机落地后,奥运会相关人员被安排在最后一批出舱,经工作人员带领到指定位置,有间隔地站成两排等待后续安排。飞机落地约两小时后,日方工作人员检查了记者入境所需的全部资料:包括在飞机上签的协议书,以及OCHA(奥运相关App)上的检疫二维码。飞机落地3个多小时后,《环球时报》记者完成核酸检测;落地5小时后,等到阴性报告,获许入境。

18日,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一名记者的报道证实了入境东京的艰难。她写道,从航班降落到获许离开机场,花了3个多小时,“但这比我们听说的许多人要快得多”。这位记者已进入了3天的入境隔离期,她抱怨酒店的隔离房间有点像“火车上的卧铺”,“几乎没有足够空间来打开行李箱”。一本68 页厚的手册详述了严格的防疫协议,“我们最多可以离开酒店 15 分钟,超过这个期限意味着将被驱逐出境。手机上的一个应用程序会跟踪我们的一举一动,以确保我们不会违反隔离规定”。

第三批中国运动员抵日

18日,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出场顺序公布:希腊第一个出场,难民奥运代表队第二个出场,东道主日本最后出场。按照日语“五十音”顺序,中国代表团排在第111位出场。17日,中方宣布,将由女排运动员朱婷、跆拳道运动员赵帅担任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中国体育代表团旗手。参加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第三批成员18日飞抵日本,包括中国曲棍球队、拳击队、体操队等7支运动队。乒乓球、赛艇、射箭3支中国奥运代表队已于17日当晚10时许入住东京奥运村,成为首批进驻东京奥运村的中国奥运代表队。

17日,东京走出梅雨季节,气温一下子升到30多摄氏度。《环球时报》驻日本特派记者当天前往东京奥运会主场馆——国立竞技场采访,那里将是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田径和足球的比赛场地。尽管烈日炎炎,依然有很多日本普通民众在附近拍照留念。记者被拦在安检口,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国立竞技场还没有对记者开放,只能等到23日开幕式当天凭票入场。

据了解,为了让各国运动员住得安全、安心,尽可能将新冠病毒感染风险降到最低,东京奥组委做了细致准备。入住期间,运动员每天要自主采集唾液样本进行核酸检测。奥运村内专门设立了发热诊所和密切接触者隔离诊所。代表团入住时,东京奥组委给每人发放一个防疫包。6月中旬东京奥运村媒体开放日当天,《环球时报》记者曾参观奥运村主餐厅。餐厅入口处立有一块大屏幕,上面显示着奥运村内所有室内场所的人员密集程度。运动员就餐前,可以通过手机应用程序查看餐厅的拥挤情况。餐厅每两个座位之间装有透明板,东京奥组委要求运动员尽量单独用餐,与他人至少保持两米距离。按照防疫要求,运动员入住奥运村期间不能与外界接触。奥运村内设有交通中心,运动员可以乘坐大巴前往各个比赛场馆。主办方还准备了十几辆新款电动小巴,方便运动员在奥运村内通行。

奥运入境者55例阳性

尽管主办方防疫工作细致,但受德尔塔毒株影响,东京都的疫情在上周快速反弹。18日东京都内新增确诊1008例新冠感染者,17日新增感染人数高达1410人,创下近半年来新高。另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东京奥组委18日宣布,新确认10名从海外抵日的奥运相关人员感染新冠肺炎,除3名运动员外,还有5名大赛相关人士、1名业务委托工作人员、1名媒体相关人士。住在奥运村的2名确诊运动员和17日在奥运村确诊的一名奥运相关人员来自“同一国家同一比赛项目”的运动队。东京奥组委已将这3人转移到奥运村外酒店进行隔离,并要求这3人所属运动队的全体成员在奥运村自己的房间隔离,饭菜由组委会工作人员运送。 根据东京奥组委公布的数据,7月1日以来抵日的奥运相关人员累计确诊已达55人。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前奥运冠军柳承敏17日宣布抵日后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目前正在日本的酒店接受隔离。据共同社报道,自17日奥运村内首次出现了阳性者,不安情绪开始扩散。东京奥运会日本代表团中有望获得奖牌的乒乓球、柔道、摔跤等比赛队伍将直接参加比赛,不入住奥运村。

另据《读卖新闻》报道,大韩体育会指导本国代表团不要食用东京奥运村的福岛县产食材,称“有被放射性物质污染的危险”。自民党内有人指责韩方:“这么挑拨离间,真的很不愉快。”据悉,本月20日奥运村附近的酒店将开设“供餐支援中心”,为有意愿的运动员制作盒饭送到奥运村。韩国计划向“供餐支援中心”派遣24名厨师和营养师,并使用从韩国运来的食材。

巴赫呼吁日本人支持奥运会

《东京新闻》称,奥运会将于23日开幕,日本从22日开始4连休,以及由于旅行等原因人流增加,都可能导致感染进一步扩大。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呼吁市民减少外出,通过电视观看比赛,“4连休在家享受奥运会吧”。东京都监测会议15日预测,如果感染人数以现在的速度增加,奥运会闭幕前一周,东京都单日平均确诊人数或将升至2400人。当天,日本律师联合会前会长宇都宫健儿向菅义伟提交了在网上收集到的要求取消奥运会的超过45万人签名。而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16日的记者会上再次强调“不会取消”奥运会,“重要的是要做好应对感染的准备,推进疫苗接种”。

正在日本访问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17日表示,他非常清楚人们对这次奥运会的“怀疑态度”,但他想“再次虚心地请求并邀请日本人民欢迎和支持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18日,在“今日日本”英文网站上题为“巴赫敦促日本人支持奥运会”的新闻下面,绝大部分帖子都是日本网民对巴赫和自民党政府的抨击。有网友写道:“没有哪个城市会希望现在这个时候有来自世界各地的8.5万人访问。”

英国《卫报》18日发表署名评论称,当东京奥运会决定推迟一年举行时,主办方的假设是,一年后世界已经摆脱了新冠肺炎大流行,东京奥运会甚至将成为人类战胜病毒的标志性事件,成为疫情结束后第一场真正的全球狂欢。然而,现在证明这种情绪乐观得有点离谱了。文章称,5月,医学专家宣布东京的每日感染者必须降至100人以下,才能安全举办奥运会。实际情况是现在日新增感染者超过1000人,而日本目前接种了两剂疫苗的人数仅占总人口的 20%。

实际上,在一部分日本人坚决抵制奥运会在东京举办的同时,另一部分日本人则抱怨政府不够开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8日报道称,45岁的日本房地产商泷岛一典花了近4万美元为他和他的朋友购买了197张奥运观赛门票,但他现在只会获得门票的部分退款。“每次看到门票,我都会哭”,泷岛说,“我认为举办足球欧锦赛的欧洲国家做出了正确决定。我对政府和东京奥组委感到非常失望”。